红酒

如果

如果


如果《盗笔》是真的

铁三角在一起生活的很好

吴邪迎回小哥

胖子陪着他们俩到了雨村

不大的房子

院子也小

小哥到的第一天又失踪了

吴邪call了无数次

没回应

胖子劝吴邪看开

晚上

回来了

无奈

(ノಥ益ಥ)

弄了一堆小鸡子扔给小哥

居委会大妈来了

吴邪上前与之大战三百回合

胖子在厨房

思考

吃啥?

花爷一身西装

身旁瞎子相伴

气势汹汹来此

被小满哥吓

吴邪好声好气劝

四叔,朋友

花爷的嫌弃溢于言表

瞎子的邪笑也收不住

胖子端着果盘站一边

小哥面瘫抬头看着天

吴邪陪着一起站

只是

他们都挺放松

吴邪,

还钱。

小花,花儿,花爷,

宽限几天

果然

又来了

秀秀偶尔也会来

对着吴邪哥哥说管理家族的难处

二叔不来这里

但会打个电话问候侄子

三叔还是没有踪迹

但他不会有事

2025他们相约

再次前往长白

看看那些看他们故事的人

可能会对稻米们说

他们很好,谢谢关心。

他们有时会离开雨村

前往杭州拜会三叔

嘲笑他的坑品

8.17稻米节

他们混在人群中

不过稻米们没有发现

3015千年雨歇

那时

阳光一定明媚

                                                          【完】


【短片设定集】



新坑,短篇设定文,自己搜集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就酱。

另外,短篇设定,意味着这个文集只是一篇文章的主题中心,但不一定是短篇啊~我现在发现我的文有特别长的那种,有生之年更完系列╮( ̄▽ ̄)╭

另外此处@君愿,名字和人设是他的。

【初设】

“大人,您昨日带回来的神使已醒。”

女婢向坐在诸位上的人行礼,仪态非常恭敬,不带有一丝失礼的地方,尽管那个主位上的人行为举止算不上有礼。

“把他带上来。”

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酒杯,微抿一口,凤目撇向跪在大堂之上的人,风情万种,竟使人无端产生一种爱恋之感。

事实上,那个神使也确实如此,只一眼,就此沦陷,只是“神使”的身份在无时无刻提醒自己,清醒点,不可能的!

主神站起身来,信步走到神使面前,用手抬起神使的脸,唇角微抬。

神使晃了神,丹唇微张,挺身,他就亲上主神的唇角。主神没想到这个那么容易失神的人居然如此大胆,不过,吻技倒也是青涩,这孩子还有可调教的地方。

神使反应过来,脸爆红,低下头,就是不看主神。主神轻笑,到底谁占了谁的便宜啊?

“从今往后,你跟着我吧。你的名字就叫沈茈吧。”

云淡风轻,却是一句重言,自此以后,沈茈只需跟着他的主神就好。

日月轮换,斗转星移,千年的时光足以让万物变换,新神的出现意味着旧神的消逝。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也不必挂在心上,顺其自然就好。

只是这些变化与两个人无关,一位是当年的那位主神,另一位便是一直在他身边的神使沈茈。

因为人界的疯狂繁衍,神的数量也疯狂上升。神的数量上升,意味着人类那种天生的贪婪也被带了上来。等级性也出现了,谁都想做主,谁都想做主神,于是战争也就爆发了。神界不再安宁,不断的流血、消逝,神界已经是沦为地狱般的存在。

而这一切的发生,主神都只是冷眼旁观,对他来说这只是无聊的事,插手其中没有任何意义。他带着沈茈前往冥府,在那里过一种平淡的生活。

神界与冥界互不干涉,两界的人互不来往。这是主神与冥王之间的约定。现在主神踏入冥界,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主神的身份。神界的人彻底疯狂了,之前恪守的君臣之礼一夜间被所有人扔掉,一场神界危机爆发。

“茈,交给你一个任务,和冥王一起去。”

主神捧起一杯热茶,一口饮进,放下,无视冥王那心疼的小眼神,“你们去把我院子里的石头毁了,带一块回来。”很奇怪的命令。

冥王挺奇怪,自家发小又犯什么疯,“不是,你干嘛?那块石头不是……”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一杯热茶泼到冥王脸上,还冒热气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凸(>皿<)凸”

“收起你的手,不然我帮你收(xiao)起(diao)来(ta)!”

……嘤!\(O▲o)/自家温柔可爱美丽大方贤惠聪智的发小怎么了!发小你回来呀!

(;一_一)“滚!”这个二货是谁,他真的是冥王吗?!

于是冥王带着沈茈“滚”了。

“冥王大人,为什么主神大人让我们一起来这里?”这是主神的院子,原本是很漂亮的,这群人也太过分了吧!

“你被他保护的太好了,主神的长生石,维护着神界的平安,如果长生石毁了,神界会立刻消散,直到新的长生石出现。”

冥王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理会沈茈。对着院中最大的一棵树稽首行礼。

“在下冥界冥王。来此取主神的长生石,请树婆娑放行。”

无数的枝叶连接,变成一个门,一个女人走得出来,将一名成年男子领出。

“长生石在此。冥王,请。”

清凉的声音传出,有无数的人奔向那个男子。冥王十分平静,几剑将那个男子砍成数段。

神界的天空不再是蓝天白云,一片血红弥漫开来。

冥王将那个男子的心脏拿出,带着沈茈离开。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天空中就出现了一片乌云。

数道天雷劈向主神。他早已明白,自己这么做,是自取灭亡,不过为了那个孩子也不错了。

天雷落下时,沈茈看到他敬爱的主神在天雷的攻击下化为飞灰烟。

“不!”

沈茈扑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什么都结束了。

“长生时一旦毁灭,意味着守护长生石的主神可以消失了。待到新的长生石出现,天地法则会竞选新的主神上任。他没有告诉你吧?”

冥王看着自己发小的消失,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我的职责,是监管主神的所作所为。但,他已经消失,那么我也该消失了。只可惜我没有办法看到你长大后的样子了。”

挥手,捉住在空气中飘荡的一丝主神的元神引入长生石的心脏里,那颗心变成了一个婴孩的样子,又将自己的一丝元神引入孩子的体内,消失在了冥界的天地之中。

主神,冥王,只知其职,不知其名,正如被毁掉的长生石一样,他们不会再有人记住了。

沈茈抱着那个孩子,用他全部的神力撕裂天空。这是他最爱的两个人的孩子,绝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这里了。

“这是我一个人的长生石。不,一个人的沈忱。”


【完】

______________

我去他的短篇设定,这写出来一篇文了。

君愿和我是至交好友,所以这个地方我就替他写设定了,到时候打赌用。


【穿越无名世界】



→原创的短篇,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看看就可以了。

→大概是十篇就能完结的。

→不要催更,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七月半,鬼门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民间总说七月半不要出门,因为容易撞鬼。相似的说法,还有半夜在外不要回头,不要招惹黑猫黑犬等等。

只可惜我是一个不省心的,非要大半夜挑战这些封建思想,结果就呵呵了。

忘了介绍了,我是一名普通人,名字也是普通的,杜槐,我先说明我是个女人。

本身七月半我也不想出门,只是万恶的快递非要大半夜12点送到,再加上明天我要急着用,唉,苦悲的我呀。

“哎,小槐,大半夜你出什么门呀?”

对门邻居大妈正好在那个时候开门,我特怂对门那个老大妈,因为她总是说一些让人不舒服的话。

“呀,你可小心啊。我在楼梯口放了一个铃铛,别弄断了啊。”

又来了吧,我应了一声赶紧下楼。

到了楼下,那敬业的快递小哥正站在那里,我将一杯热茶送过去,小哥连连摆手说他不用这个,他专门晚上送快递的。我也收了起来。

在回去的时候,我听到一个金属落地的声音,回头便看到一个横躺的世界。

一只小黑猫走过来,带有倒刺的舌头舔舐着我的眼睛,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意识。

我,死了?

意识还在,我看见那只小猫将不知何处而来的戒指叼到我的面前。

目力所及的地方,我看到一双布鞋和一只手。按我的眼睛上。

“睡吧。”

接着,我的感官就消失了。


以本班同学为厂原形的团子们